(同步刊載於《破報》復刊第625期)

難攻老頭,聽說你軋到幾乎要從拖稿變成脫稿呀?」「鬼塚老師,別再糗我了吧…現在幾點?」

【前情提要】 《聯合文學》2010年08月號推出了「後人類小說猛擊」專輯,應總編輯之邀,難攻博士撰寫了以 「後人類主義」(Posthumanism)為綱、影視動漫科幻作品為緯之〈後‧人類‧蒙太奇〉(Post‧Human‧Montage)專文。論述描繪源於西方世界之「後人類主義」所經歷之三段異化過程:《後約‧創世記》闡釋身為「受造物」之「人類」如何僭越上帝「造人之大能」,致使己身「神所愛者」之唯一聖位搖撼欲墜;《反約‧創世記》旨在描繪透過「人造人」所產生之「科學鏡像」,「人類」在靈魂缺項的破碎困境中逐漸解離破碎,淪為徹底的「唯物構件」…

今天,雜誌未及刊登之「補完計畫」──第三章《超約‧創世記》在此獨家登場!

 

【Post‧Human‧Montage】第三章《超約‧創世記》(Genesis; Trans-Testament)第一節 


「人類」接受了科學的誘惑,在人造夏娃面前驚覺自身的空洞,自此由屬靈的伊甸園被放逐至唯物的失樂園,今後只能憑藉己身之力尋找救贖之路…

 

「後人類」的意志如此說著:「既然無法身為愛子,那麼不妨變成超人吧!」
 
是的,確實是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1844~1900)替這部《超約‧創世記》寫下了第一章節。在《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裡,他道出了如此宣言:「聆聽你的意志之音:『超人』(Übermensch)將會是世界的終極意義,而『人類』不過是繫在『動物』與『超人』深淵間的一條過渡繩索。因此,『人類』之偉大就在於─他是一座『橋樑』,而並非『終點』。」壯哉斯言!
 
那麼,不妨就成為「超人」(Overman/Superman)吧!洗刷所有「神賦缺陷」與「宿命原罪」來「超凡成聖」(Transcending);藉由萬能「科學誘變」與「技術武裝」來「脫胎換骨」(Transforming);甚至在天生孱弱軀殼無法負荷的窘境之中,還得能以「金蟬脫殼」和「完全變態」之姿「移形換體」(Transplanting);最後,若真是上帝之國無可容身、天地之間無可躲避,那大可開啟一道「傳送電門」直奔「異端世界」,完美地「躍遷逃遁」(Transiting)…
 
超凡成聖(Transhumanism:Transcendence)

色慾/暴食/貪婪/懶惰/憤怒/妒忌/傲慢…「人類」身上背負的原罪何其不堪?縱使有人相信基督已替人類扛下了所有罄竹難書,但,時時發作的衝動卻始終仍是奇癢難當─「科學」告訴我們,唯有「理性」才是唯一的救贖與依歸:
 
薩米爾欽(Yevgeny Zamyatin;1884~1937)《我們》(Мы;1920)廓繪了整座由數學邏輯所規範的「一體國」,在其中,沒有隱私沒有秘密沒有激情沒有脫序─沒有罪惡,雖然也沒有自由;

 

赫胥黎(Aldous Leonard Huxley;1894~1963)筆下的《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1932)裡,所有人由基因開始調整、對行為加強制約、用感官疏導慾望、以藥物調控信仰─絕對完美,雖然也絕對虛無;

 

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1903~1950)送給我們《一九八四》(Nineteen Eighty-Four;1949)這個特殊年份,以紀念一個「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和「無知即力量」的美妙時代─永不失控,雖然也永不真誠;

 

最後,布萊伯利(Ray Douglas Bradbury;1920~)點燃了《華氏451度》(Fahrenheit 451;1953)高溫,派出了隨傳隨到的「放火弟兄」(Firemen)替大家燒掉萬惡的知識之源「書本」,永除禍根─燒掉了狂想,雖然也燒掉了希望…

 

(如果,你本身也痛恨閱讀,那試試好萊塢版本《重裝任務》[Equilibrium;2002] 效果也挺好不是嗎?)
 
「烏托邦」(Utopia)「反烏托邦」(Dystopia)?當中真藏有「超凡成聖」之道嗎?坦白講,若是人類自由意志永遠無法弭平衝撞,或許不妨把命運交給《銀河飛龍》(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1987~1994)裡的外星種族「博格人」(The Borgs)來統一決定吧!「博格人」沒有罪惡沒有自由絕對完美絕對虛無永不失控永不真誠燒掉狂想燒掉希望…七宗原罪一無所繫,理性、單純、和諧、無私─這,難道不是「後人類」的終極典範嗎?
 
脫胎換骨(Transhumanism:Transformation)

然而,倘若不求「人類」整體的超凡成聖,但求「人類」自身的脫胎換骨,又會是如何呢?捨棄掉「人類→聖人→天使」的屬靈演化樹,我們另闢蹊徑,栽出一株「人類→後人類→超人」的唯物新種試試看吧!

 

首先,腦中條件反射所浮現的,正是以「優生學」(Eugenics)方式來孕育具有「超人」特徵的下一代「後人類」─無論是納粹第三帝國所採用的「亞利安純種交配」原始手段,抑或《千鈞一髮》(GATTACA;1997)所提供的「基因工程社會控制」支配大法─聽來不錯,但,距離「超人」的刻板理想似乎還有段距離…
 
其實,關於這類「脫胎換骨」的超級力量追求,由美國所掀起的一股「超級英雄」浪潮才該算是箇中翹楚─甚至尼采所謂「超人」(Übermensch)的其中一個英譯,就正是「超人」(Superman)一字不差![鬼塚按:中文更是…]
 
美國這一群變裝「超級英雄」,確是人類窮盡各種「科幻/準科幻」想像所做的「超人實驗」之意志產物:超越體能極限(變身/怪力/伸縮/特技)、突破空間限制(跳躍/飛行/穿透/瞬移)、掙脫時間障壁(超速/預知/控制//穿梭),甚至扭曲物理法則(不死/神通/魔法/跨越第四道牆)…

 

在此,對於「後人類超人」的奇思幻想可謂無邊無際無休無止─只是,站在仍是「人類」的本位,該如何能符合尼采理想般與這群「後人類超人」相安無事經歷這段「過渡期」,而後安詳地踏上自我送終的演化之道?邀請你去見證一下《守護者》(Watchmen;2009)戲裡無處不在(卻無一完成)的街頭塗鴉吧─

 

”Who Watches the Watchmen?”
 
當然,若你至今仍堅持願為完成「後人類大我」犧牲的高尚情操,那麼揮舞你的「南無亞輝羅(Akira)大明神」白幡,加入《阿基拉》(AKIRA;1988)教吧!到那裡親身參與「超凡入聖」極致的「澎湃暴走」儀式,目擊「奇蹟」的發生…【未完待續】

 

次回預告────第三章《超約‧創世記》第二節:

「移形換體」(Transplanting)與「躍遷遁逃」(Transition)

【上帝之死vs.超人之生】對於始終具有超脫野心的卑微人類,尼采直接宣告「上帝死亡」終結所有的難堪─從此人類不再是可憐兮兮的受造物,而成為可不斷改版升級的「超生命體」! 【KINGDOM COME】美國「科幻超級英雄」似乎永遠創意無窮─只不過,這群天生兼具「超人/救世主」矛盾情結的怪物,自身卻也已經開始陷入不可自拔的「原罪/救贖」泥沼當中…




【神賦缺陷與原罪宿命的唯物救贖】《我們》《美麗新世界》《一九八四》《華氏451度》四部「反烏托邦」鉅作已成歷史了嗎?不!書在退位、隱私在消失、人在虛無、數字在支配… 【誰來守護守護者呢?】《守護者》是一部深刻到不行的後設超級英雄作品─在這個平行美國當中,確實存在著「主持正義」的超級英雄。問題是:誰來界定「正義」?誰來賦予「權力」?

【平和/平靜/平均/平衡】《重裝任務》裡,你可一次看盡上面四個「反烏托邦」世界的庸俗娛樂版本─而且相信我,庸俗娛樂效果相當不錯!尤其適合庸俗娛樂效果一樣好的政客參考~ 【南無亞輝羅大明神《阿基拉》是關於「後人類大能」失控的故事:能力失控導致末世降臨、心智失控導致能力的再失控!或許,人類該思考的「超越」重點不在「能力」,而在別的地方…


【Resistance is Futile !】「博格人」,是1980年代末期,西方科幻對數位滲透、資本擴張、國界消亡,以及世界的平面化,最深沈的恐懼化身…人類的童年即將終結,你,準備好了嗎?

【Transhumanism:Transplanting】次回預告之一:《超約‧創世記》第三階段是較諸「人種改良」而言更為激進的「移形換體」─欣賞《獵殺代理人》這海報,你也想「完美」一下嗎?

【人類的靈魂,沒有基因…】去看看這部台灣未曾上映的《千鈞一髮》吧!有朝一日,求職謀生不再需要「履歷表」─履歷就是你的基因、基因就是你的命運!歡迎來到「後人類時代」… 【Transhumanism:Transition】次回預告之二:《超約‧創世記》最終階段,是相對於「移形換體」更為徹底的「躍遷」與「遁逃」─創造自己的「伊甸園」與「迦南地」,自己當上帝…

 鬼塚按:之前先看過大綱,大概曉得老頭要講啥咪東西。不過,真的看到熱呼呼的文章,還是不禁要說─老頭,您真是辛苦啦~孩子們,加減捧場吧...
第二章《反約‧創世記》(Genesis; Dys-Testament
創作者介紹

難‧攻‧博‧士‧的‧搧‧胡‧椒‧秘‧密‧基‧地

DR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臥斧
  • Hello 難攻兄:

    那天在《聯合文學》上讀到大作,心裡還在嘀咕:
    「難攻有空寫這個,不如好好更新部落格...」
    不料原來該文全貌在此出現~

    好久不見啦

    Wolf 100901
  • 看到臥斧兄還關心老頭我,實在很感動。
    我還以為眾家兄弟早就放棄我了呢...

    另外,看到有人對這「一大篇」有興趣、有留言,心中更是欣慰。
    我曉得這種東西,小朋友們一定覺得太硬不喜歡,甚至想留言討論也不知從何講起。

    我都明白。

    但,難攻博士有難攻博士的功課。
    除了針對科幻陌生的華人圈子,做通俗科幻的通俗介紹之外,
    一些比較屬於「文化觀察」的論述角度,也該開始建立了。

    讀者是完全不同的群體吧...
    如果放在當今「分眾行銷/精確瞄準」的資本遊戲規則之下來看,
    難攻博士的「行銷策略」實在是失敗至極──我都明白。

    但,該做的,還是得做,是吧~

    DRNG 於 2010/09/02 11: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