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刊載於《破報》復刊第716期)

難攻老頭,你去看普羅米羞斯了沒?」「鬼塚老師,你打錯字了…啊!沒錯沒錯一點也沒錯~」

難攻博士Gothic New FBF
 「2012限定‧萬言連載〈末日‧科幻‧啟示錄〉超武裝強化補完版」已經進行到【Part 4】,我們也從「末日現象」、「啟示錄作品」一路前往「後啟示錄」的廢墟。

 簡單來講,「啟示錄作品」著重描寫「浩劫前」的山雨欲來,以及「浩劫來」的毀天滅地;但「後啟示錄」所強調的,則是「浩劫後」的曲終人散和杯盤狼藉─無論是「天作孽」還是「自作孽」,剩下的人類注定要在「猶可違」與「不可活」之間「料理東西軍」,想來也是可悲[鬼塚按:可悲?那觀眾看得爽不就幸災樂禍…]

 今天,篇幅緣故,博士先為大家介紹「後啟示錄」的「最後一人」、「文明歸零」以及「換人當家」三種「無言的結局」;至於剩下的「反烏托邦」,那就下回見啦~
克勞薩.png

【救贖連載】如果還有明天,你想怎樣裝扮你的臉?如果沒有明天,要怎麼說再見…[鬼塚按:竟然給俺換這首…]

(接續前期)

「最後一人」
 
 要彰顯「世界末日」所帶來的終極絕望,那麼,與其讓人類全部死光,倒不如留下個孤伶伶的「最後一人」要來得更「百年孤寂」一點,不是嗎?(提醒一聲:連『最後一人』都不剩的話,故事還怎麼掰呢…)[鬼塚按:虐待狂…]
 
 如此一提,肯定有不少人腦中馬上想起2007年的《我是傳奇》(I Am Legend)。這部改編自理察‧麥特森(Richard Matheson)1954年小說的新版電影(原著曾多次搬上銀幕與螢幕),看似這世上僅僅留下了一個「活人」跟一隻「活狗」──之所以會加上個「活」字,乃因其他活物早已成了無魂有體的殭屍怪物之故──雖然,我們偶爾總會巴望身邊的死老百姓們全部人間蒸發,以圖個清靜;但倘若此事真的發生,《我是傳奇》明白地告訴你:到那時候,你可能反倒懷念起公司惡老闆那副嘮叨嘴臉了…[鬼塚按:俺不會!]
 
 這個「最後一人」的點子不算很新,至少早在1826年,《科學怪人》作者瑪麗‧雪萊(Mary Shelley)就曾寫過一本也叫《最後一人》(The Last Man)的末日小說──一整本的「無語問蒼天」獨白。[鬼塚按:他會性鬱悶到死吧…]
 
 而延續這種精神但稍加變調的作品,近年來也不乏佳作:《末路浩劫》(The Road;2009)講的是荒涼末世裡,一對相依為命踽踽獨行「父與子」的感人故事。電影與小說一樣淒清落寞,但除去紅塵俗務的干擾之後,卻反倒更能讓人深刻體會人類「情感羈絆」的光輝可貴。[鬼塚按:台灣也有父與子耶!]
 
 父親有了「兒子」,未來就算孤獨,但至少在「潘朵拉之盒」裡還殘留著「希望」──那,如果「人類」注定要「斷了香火」呢?這種山雨欲來的恐懼,恐怕才是完全體現「最後一人」的「末日絕望」吧![鬼塚按:絕子絕孫是也。]
 
 2006年,改編自英國作家P.D. James原著的電影《人類之子》(Children of Men),劈頭就以「世界最後一個18歲少年遇刺身亡」開場:人類因不明原因而導致無法孕育下一代,已過了整整18年。在這種撲天蓋地的愁雲慘霧中,一則黑人女孩懷孕的傳言,竟成了吹皺人類社會一池春水的最後盼望…
 
「文明歸零」
 
 其實,就算在「世界末日」之後,「人類物種」未必會完全滅絕──但卻沒人能保證「人類文明」不會「歸零重來」喔![鬼塚按:倒數計時早開始了唄…]
 
 「後啟示錄作品」最常用的毀滅老梗,就是一場發生在電影情節好多年前的「世界大戰」──愚蠢的人類一手摧毀自身文明,讓科技與文化水準,一舉退化到極度原始的弱肉強食狀態。[鬼塚按:199X年…世紀末救世主傳說…]
 
 這類作品多不勝屬,但論即現今最為人熟知的刻板印象,則1979年捧紅澳洲影星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的《瘋子麥斯/衝鋒飛車隊》(Mad Max;1979~)系列當屬箇中翹楚──全球核戰終結、科技文明退位、繁華盡成廢墟、惡徒結黨橫行。在這樣的亂世當中,總少不了請出一位「暴力彌賽亞」來救苦救難、普渡眾生。《瘋子麥斯》鮮明直接的世界觀,在美蘇冷戰顛峰期間,幾乎成了一種流行文化的代表圖像──
 
 1983年推出的日本動漫大作《北斗神拳》(北斗の拳)只不過把「洋槍洋砲洋格鬥」換成「東方終極奧義拳」,其餘幾乎沒變;而好萊塢1995年那部「重金堆出的垃圾山」《水世界》(Waterworld)也僅僅是把出草獵場從「陸地」搬到「海洋」,其餘一樣幾乎沒啥大變…(啥?《2012終極神差》…幹!)
 
 倒是,2010年那部名為《奪天書》(The Book of Eli)的「假科幻‧真傳教」奇作,稍微引進了一點新意:文明戰爭後,人人處心積慮爭搶「傳說中的唯一終極武器」──最後一本《聖經》!冠上先知以利亞大名的男主角,保護著這史上僅存的《聖經》一路橫越北美廢墟,最終完成了「後‧使徒行傳」天啟任務,人類文明的重建,也因此露出一絲曙光…(至於為何非得是《聖經》?而不是《古蘭經》或《道德經》?那當然得看電影是誰出的錢咯~)
 
「換人當家」
 
 「文明歸零」實在頗為不堪,但還有更慘的版本嗎?當然!上文所言的「廢墟文明」,至少還是由人類自己當家作主;在某些「後啟示錄作品」中,這「世界主宰」根本就已經「換人做做看」了──如果你還記得前面提過的那部《浩劫餘生》,「人猿當家」的情境應該都還歷歷在目唄?要不,《魔鬼終結者》裡的「天網」、《駭客任務》裡的「母體」以及《機械公敵》裡的「VIKI」,或許都可算是「世界末日」後,上帝派來「照顧」愚蠢人類的死亡天使新管家吧?
 
 「如果人類文明是驕傲的野蠻,那麼我就派使者來讓你們卑躬屈膝!」上帝也許會這麼說。[鬼塚按:神哪…奴工們是無辜的,去燒資本家吧~]
 

 (待續)

Legend MS The Last Man The_Road Children of men babylon a.d
【地球上最後一人/最後一個人/我是傳奇】理察‧麥特森的《我是傳奇》曾三度搬上大螢幕。除了很熟的那部以外,還有1964的“The Last Man on Earth”和1971的“The Omega Man”。 【瑪麗‧雪萊的《最後一人》】聽到瑪麗‧雪萊大名有冇嚇一小跳?這位才女不僅是《科學怪人》之母,還寫過關於「最後一個(男)人」的恐怖作品─作品不恐怖,主角的處境恐怖! 【末路浩劫(2009)】若你覺得「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讓人抓狂,這對父子的遭遇,你最好別去想像─辛棄疾的描寫,他們可當作天堂哪~ 【人類之子(2006)】俗話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要大,就搞到最大!這部電影講的是「人類社會」患了「不孕症」,潘朵拉的盒底空空如也,連「希望」都沒有了…來呀~再撈再賺呀~ 【地雷加映:巴比倫密碼(2008)】明明前兩年才搞過「絕種題材」,怎麼又來一次?是啦,打鬥爽特效爽節奏爽噱頭更爽啦─咦?主題咧?重點咧?省思咧?故事咧?哇咧!奇怪耶你…
mad-max-beyond-thunderdome Hakudonoken Kevin Idiot Denzel_Washington_in_The_Book_of_Eli_Wallpaper Brave New World
【瘋子麥斯/衝鋒飛車隊】「喔!我曉得!北斗神拳!」錯!這系列,是澳洲出身的好萊塢性格(老)男星梅爾‧吉勃遜成名作[鬼塚按:幹…這名字當年誰翻的…],北斗神拳要算徒孫啦~ 【北斗神拳(1983~)】「喔!我曉得!北斗神拳!」嘿!這就對啦!廢墟、暴力、龐克頭─這種「後啟示錄風格」自《衝鋒飛車隊》創新定調,由《北斗神拳》發揚光大,世紀末超展開啦…
【水世界(1995)/2012終極神差(1998)】《與狼共舞》八成燒昏了凱文‧科斯納的腦袋…《水世界》花了驚人預算在海面上和銀幕裡製造了超級垃圾;另一部掛國旗的懶得講了… 【奪天書(2010)】這張海報有爛梗!這部電影有爛梗!這張海報有爛梗!這部電影有爛梗!這張海報有爛梗!這部電影有爛梗!這張海報有爛梗!這部電影有爛梗![鬼塚按:這爛梗…] 【換『人』做做看?!】準備本週專欄時,隨手弄出了這張圖。唉~我們的未來好像不怎麼令人期待…大家認得出幾部的梗咧?話說,這千層派顏色還蠻好看的喲~[鬼塚按:重點錯…]


鬼塚按:奇怪?在2012之前,「末日電影」一片接一片,好像洋芋片…怎麼反倒是2012年真來了,卻到處都是「超級英雄片」?那些傢伙可靠嗎?嘖…

創作者介紹

難‧攻‧博‧士‧的‧搧‧胡‧椒‧秘‧密‧基‧地

DR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aabuu
  • 普羅米羞嘶
  • 耶嘶

    DRNG 於 2012/06/22 18:16 回覆